二郎就已经威名远扬

- 编辑:admin -

二郎就已经威名远扬

“梁山?这梁山现在可是个是非地,进去了可就出不来了,朝廷可都已经定了性了,梁山贼寇,造反的那种,今天叫你们来,正是为了商量一下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俗话说的好,这匪过如梳兵过如芘,这田虎王庆方腊现在是亦兵亦匪,我已经听说了,他们从一路过来,所过之处死伤无数大族富户几乎是一扫而空,我们这小小的独龙岗,想要独善其身怕是难了,所以我们要联合起来,这样也才方便交涉,你们说呢?”
 
    祝老太公说的时候看着另外两家的神色,发现这李应一脸笑眯眯的样子,似乎丝毫不在意,后面的那个管家杜兴倒是有些着急,但他的主人没说话他也不方便说,而扈家庄的人来的却是扈成和他的妹妹扈三娘,按道理说这扈三娘可是跟他的儿子祝彪有婚约的,应该会支持他才对,但从扈三娘的眼神之中就能看出来她并不赞成这件事。
 
    “话倒是说的不错,可问题是谁做主呢?”李应手上玩着一个茶杯,腔调略显怪异的说着话。
 
    对面坐着的扈三娘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另一边的祝家三兄弟可就不干了,这不摆明了装糊涂嘛,现在都还看不清楚形式?
 
    “李应,这独龙岗就是我祝家庄最大,当然是我祝家庄说了算了,难不成你还有什么意见?”祝彪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看着李应说道,李应身后的杜兴一看到祝彪的嚣张也忍不住要走出去,却被李应抬手拦住了。
 
    李应对着祝彪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摇摇头说:“以前看你家还觉得祝家有三兄弟,势力庞大,惹不起,现在看你却像是在看一群傻子,我有意见不是很明显吗?没错啊,我就是觉得你祝家庄,不够资格!”
 
    说罢手中的茶杯往茶几上一拍,好好的茶杯直接被拍进了桌子里,桌子既没有摇晃也没有散架,听得李应的话想要出来教训他的祝家三兄弟直接看傻了。
 
    “谢谢祝家庄的这杯茶,不过看来我该走了,大家好自为之吧!”李应带着杜兴潇洒的离开了,只留下一脸震惊的三兄弟还有扈家庄的两个人。
 
    “这怎么可能,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能力?”祝彪去扣那个茶杯,却发现根本抠不出来,这茶杯就好像是长在了里面一样。
 
    “既然李庄主不愿意,那我扈家庄也就告辞了,对了来的时候家父说最近兵荒马乱的,两家的亲事却是要从长计议了。”扈成说完就带着自己的妹妹走了,留下祝家庄的人一脸阴沉的在客厅
 
    “爹这怎么办?”祝彪有些心慌的问道,别权利没拿到,结果还搭上一个媳妇儿,这也太亏了。
 
    “哼,让他们撑着,我们祝家庄有盘陀路迷魂阵不虞有失,倒是几位大王来了你们就去拜见,加入其中这个马前卒也好,只要拿到军功就不愁没有封赏,大好机会男儿当然要搏个前程封妻荫子,扈三娘想拖,我还不要这样的儿媳妇呢,你们都要争气,尤其是你彪儿,你是我祝家的希望,等到你做了官那扈三娘跑不了!”
 
    祝老太公的话深深的说进了祝家三兄弟的心里,而此时此刻已经到达了梁山地界的三大寇已经一人占据了一个方向,开始了他们的烧杀掠抢,对他们来说能够正大光明的抢劫,简直就是最好的生活。
 
    那些不听劝告没有搬走的人这下可是倒了血霉了,疯狂的士兵冲进他们的家里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所过之处寸草不生,那些原本以为是王师到来的人这下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梁山的人说有危险了,但显然已经晚了。
 
    “报告大王,前面发现了一个庄子,看样子有个百人的规模。”一个探马跑来报告说道。
 
    “好!告诉兄弟们,劫掠三日,三日之后大宋禁军就要到了,到时候一个个的都给我规矩点!”
 
    “吼!大王万岁!大王万岁!”一众喽啰大声的呼喊,然后兴匆匆的跑去抢东西去了。
 
    田虎本是猎户出身,也没有什么心胸之类的,能混到这个地步除了运气就是靠着对手下的纵容,到了梁山还没开始打梁山贼寇呢,先把周围的平民祸害了个干净,一天的时间开门迎王师的大王庄全庄被灭,男的要么被抓取做了炮灰,要么就因为反抗被杀死,而女人就更凄惨了,事先自杀的都是好的,被抓了连想死都死不了。
 
    如此强盗行径,却是惹怒了一个一路赶来的好汉。
 
 第171章武松
 
    武二郎一路疾驰终于在朝廷的大军到达之前来到了梁山,虽然这神君与自己未曾谋面,但这系统确确实实是救了他的性命也彻底的改变了他和他大哥的生活,现如今在阳谷县谁不知道武二郎的大名?早在还没到阳谷县的时候,景阳冈上武二郎就已经威名远扬。
 
    原因当然就是打虎了,这头老虎出乎意料的大,但是还是死在了实力已经增长了好几倍的武松的手里,不但打死了老虎,还拘了虎魄,觉醒了自己的第一个天赋技能虎威,初到阳谷县武二郎身上扛着的那只猛虎尸体就成为了他的进身之阶。
 
    阳谷县的县令爱其武艺立刻就让做了衙役班头。
 
    经过了在清河县的事情之后,武松也知道官场上权利的重要性,虽然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拳头,但是在更多的时候权利能够更快更好的达到自己的要求,所以他没有拒绝。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